又忙又累,身体如何吃得消?学教练式管理,老板解放,业绩暴涨! 点击咨询详情
101期教练式管理
NLP学院网全国分院图
首页   >   性心理  >   青春期性心理  >    内容

青少年从哪儿了解性

作者:佚名|文章出处:网络|更新时间:2008-04-28


  在上海市中西医结合医院3楼,有一个创办了4年的“虹口区青少年性生理性心理咨询服务中心”。但是,最近,该中心却悄悄地关闭了。中心负责人、儿科主任沈朝斌带着无奈的口气告诉记者,以前的就诊时间安排在每周六上、下午。由于来的人太少,2003年,门诊时间被迫改到周六下午。4年来,“咨询的人少得可怜”,总共只来了500多人。最后,这个上海市首家青少年性心理门诊终于停办了。

  青少年大多从非正常渠道获取性知识

  谈起创办这个中心的初衷,沈朝斌介绍说,1999年年底,上海市虹口区教委对全区所有初、高中生进行了一次调查,结果令人震惊。调查中有这样一个问题:“如果你知道有同学发生了性关系,你是同意、不同意还是不关心?”有80%的学生选择了“同意”。“这说明青少年的性态度非常开放。但是,他们获得性知识的途径却是非正常的。”沈朝斌说,72%的学生从录像带、网络及黄色卡通等渠道获取性知识;仅有20%的学生从性教育等正常渠道获取性知识。而“从非正常渠道获得的性知识大多都是错误或不准确的”。

  在调查中,当被问及“老师、医生、家长和社会中,你最愿意让谁来传授性知识”时,大部分学生选择的是“医生”。这项调查结果促成了2001年“虹口区青少年性生理性心理咨询服务中心”的成立。但没想到的是,中心最终因为无法维持运营停业了。沈朝斌遗憾地表示,在咨询者中,因青春期身体出现变化产生恐慌的占了多数,有一位13岁的女孩甚至因为出现了初潮导致精神分裂。如果他们有更多机会了解到正确的性知识,就完全可以避免很多不幸发生。

  性教育现状问题多

  为什么孩子们不愿来咨询?沈朝斌叹着气说:问题还是出在我们的性教育上。记者了解到,1963年,周恩来总理就明确提出:“要在女孩子首次来月经、男孩子首次发生遗精之前,把科学的性卫生知识告诉他们。”1992年9月8日,卫生部和国家教委共同印发了《中小学健康教育基本要求(试行)》。但这么多年过去了,“性”对于中国青少

  年来说依然很“神秘”。而青少年性教育,在专家们看来,依然问题重重:1.学校不重视性教育。《深圳市中小学性健康教育研究》调查了近3000名学生后发现,深圳小学基本上都未开展性健康教育;65.5%的初中生与52.1%的高中生表示学校很少开展性教育;22%的初中生与42.5%的高中生表示没有接受过学校的性教育;大部分学生对性教育现状不满意。

  2.性教育年龄“太大”。俄罗斯的科学家曾提出,性教育要从7岁开始。现在,孩子的青春期越来越早,不少没毕业的小学生都会出现月经,这也是生活水平提高的现象之一。因此,我国再将性教育年龄定位在初中以后,就不是十分科学了。

  3.获取性知识的渠道不正确,性教育教材缺乏。目前很多中学的性教育课本只有《生理卫生》,而且内容陈旧,已经不能满足学生们的需要。

  4.成年人回避性教育。很多父母把性教育看作“雷区”,认为孩子“自己会慢慢明白”,说早了会让他们“误入歧途”,这种心态非常普遍。

  性教育缺失,病根在成人

  沈朝斌认为,在青少年性教育种种不尽如人意的现状之中,最根本的是成人群体对这个问题的回避和漠视。《北京青年报》做过一个调查,68%的家长认为自己对性教育的概念是一般了解,32%认为自己不了解。有一个10岁女儿的李女士对记者说:“家长不是专家,很难掌握性教育的尺度,而且有很多不方便的地方,该由老师去讲。”同时,很多家长也担心孩子有了性知识后,会导致他们过早进行性行为,因此,为了让他们保持纯洁,“最好什么也不讲”。

  学校的情况又怎样呢?一位老师告诉记者,到目前为止,青春期性教育方面的内容,仍被安排在初二第二学期生物课的最后一个章节。很多学校没有专职的生理卫生课老师,一般都由生物、体育老师或者校医代上,甚至一讲到生殖系统,老师就跳过去不讲了。

  对此,沈朝斌指出,现实的情况是,我国真正具备科学性知识的只有医生,父母、老师自己都对性知识一知半解,“又怎能对孩子进行正确的指导”?国外的统计数据表明,在青春期进行性教育不会导致青少年性行为增加,相反,孩子们通过了解更多的性知识,减少了未婚先孕以及性传播疾病的发生。

  国外经验值得借鉴

  韩国的文化观念和中国接近,但青少年性观念却在发生深刻的变化。韩国社区网站Damoim最近以2146名10多岁会员为对象进行的网上调查显示,46%的孩子认为只要相爱,就可以发生性关系,回答“在成为能够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的成年人之前,应该节制”的为39%,有14%回答“不太清楚”。

  正是因为早早看到了这一趋势,韩国从2001年起,在小学、初中、高中实行了义务性教育制度,尤其加强了中学以上学生避孕知识的教育。韩国教育人力资源部给每个学校按类别配备了性教育教师,而且要求每年从技能培训活动时间中拿出10个课时进行性教育。

  根据韩国的教学指南,性教育在初中主要讲解避孕的目的、种类和流产等知识。对高中生则主要进行避孕种类和原理、避孕的长短处、避孕方法、错误避孕知识、避孕失败原因等问题的教育。

  沈朝斌介绍说,瑞典是最早进行青少年性教育的国家。那里的学校根本没有“早恋”的概念,也不反对异性学生交往。在中学性教育课上,甚至用动画片来讲授男女关系。在这里,有为青少年开设的咨询中心,还有为不小心怀孕的少女开设的“绿色通道”,她们可以在此接受治疗和指导。

  记者还了解到,在英国,性教育被排进课表,按不同年龄分为5—7岁、8—10岁、11—13岁、14—16岁4个阶段,每一阶段学习固定的性知识。在新加坡,教育部制定了一个系统的性教育方案,为小学高年级、中学低年级、中学高年级和中学以上学生各设计了一套多媒体性教育教材《成长岁月系列》。在泰国,公共卫生部家庭计划及人口控制署推出了一项计划,把性教育提前到幼儿园推行。

  采访最后,沈朝斌笑着说:“前几天,虹口区计生委的范主任告诉我,他们正准备出资将中心重新办起来。”他表示,只有我们对青少年性教育真正重视起来,教材、师资、各种教育途径都跟上,“性”对于青少年来说,才能变成一个不再神秘的事物。


标签: